别问了,爱过。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剑三/万花内销】长安好

  • 剑三原创长篇的七夕特辑+预告

  • 巫虞主角视角 @暮汐 

  • 姑且当个预告放出来,应该没啥人看√

  • 本来想发子博来着,毕竟大号够杂了_(:зゝ∠)_唉......


日头西沉,夕阳昏暗稀薄的光线透过窗纱,倦怠的落在桌案上。


苏喻推门进来,眉头微微一簇。


太暗了。


沉浸于书中的花梨没有察觉他的到来,仍旧低着头,苏喻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到一旁点燃了灯烛。


火苗在引线上跳跃,炸出零星的花火,发出噗嗤的轻响,终于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抬头看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重新落在了纸页上,“师兄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苏喻把手藏在宽大的袖袍里,攥紧手中的玉簪,慢声问她:“你怎么不同燕儿她们一起去挂纸笺?”


“纸笺?”思绪再次被干扰,她干脆放下了医书,脸上带了几分茫然的神色,“今儿个是什么日子?”


“七夕。”苏喻答。


她的神思恍惚了一瞬,喃喃道:“啊......又到了七夕吗?真快啊......”


那声音还未及耳畔便袅袅消散,苏喻听不清她说了什么。


他踌躇了片刻,还是将发簪掏出来递给了她。


“前个出谷瞧着这块白玉甚好,便买了下来,亲手打磨了一番,给你刻了个花样。”


目光触及那根玉簪,花梨的眼神瞬间变得晦暗不明,仿佛有什么深不见底的东西,在纤长的羽睫下发酵。


她恍惚想起了曾在稻香村度过的那个七夕,不大的小村里,为数不多的村民聚集在一起,忙碌之间却都那样欢喜。


那时候村长在,复哥和青姐姐在,婶婶伯伯也还在,村子挂满了灯笼,灯火通明。


小鱼儿牵着她的手从人群中挤过,跑到村外的河边,放出她俩的荷花灯,趁她出神的望着逐渐飘远的花灯时,又将一根朴素的木簪,塞进了她的手里。


时至今日,她还能分明记起那根木簪上的每一道木纹。


可是这一切都在那一日被碾碎。


不论是回忆也好,还是木簪,皆被那群人踏在脚下,染上了浓重的血色。


橘黄色地烛火映着她的脸颊,也不能将那苍白如纸的面容染上颜色。


她怔怔的坐在那里,缄默的看着玉簪,那目光太过迷蒙,像遥遥望去的远山,又像蒙了一层水雾的镜面。


苏喻看不分明她的情绪,只能瞧见一张凄然的侧脸。


“不喜欢?”他抿了抿唇,打破了长久的沉默,故作轻松一笑,“也是,送你发簪总归唐突了些。”


花梨的唇无声的翕动,好半天才终于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不,我喜欢的。”


不过片刻,她已熟练地将那些情绪悉数掩去,只余一脸温软的笑意,她抬手解开束发地发带,任由如瀑的长发披散在身后,触地便如她一般,乖顺轻柔地蜷缩在身侧。


她将案边地木梳递给他,“师兄,帮我戴上吧。”


“好。”


苏喻接过木梳,托起她的长发,从上往下一点一点地梳理着,白皙的手指穿过乌黑的发丝间,让他忽然生出了别的意念。


他连忙吸吐了几口气,把那些腌臜的念头压了下去,指间灵巧的将她的发挽起,用玉簪固定住。


“好了。”


花梨左右摆了一下头,瞧了瞧铜镜上的人影,满意的笑了起来,毫不吝啬地夸赞他,“真好看,师兄的手好巧啊!”


苏喻对上她望过来的目光,只觉得其中有秋水盈盈,格外摄人心魄。


他连忙错开目光,不大自在的笑了笑。


花梨好笑的看着他,正要开口说话,却看见苏喻忽然眉心一皱,像是想起了什么。


“怎么了?”她问。


“我忘记同你说了。”他顿了顿,“顾墨现在人在五毒教,算来,在那也呆了大半年了。”


“五毒教?”花梨愣了愣,小鱼儿就在那里。


“恩。”


“怪不得许久不见顾墨来烦我,原来是直接去寻人了,”她眼睫一颤抖,露出了一个寡淡地笑容,“也好,他去,总能照顾点小鱼儿。”


她静了一会儿,蓦然发出了一声似有若无的叹息,“其实我也多想去找她啊,可是我......”


话中的惆怅与徨然让苏喻心中也有些酸楚,他俯下身,拢住了她的双肩,低声道:“再过些时日,我就陪你去寻她,好不好?”


她抬眸,看见他难得肃着一张脸,不由得弯起了眉眼。


“好。”




——————

长安好,

一为,愿君百年长安好,岁岁朝朝无病痨;

二为,待平战乱洗铅华,长安依旧繁华好。


评论(14)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