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个人日常博主的主页】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不混圈不交友看眼缘回复评论
⚡直拒腐向/ky
✨目前专注原创创作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肆】我家刀都成了病娇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 重点注意事项:病娇化病娇化病娇化,全员病娇化!重要的事情说n遍。

  • 表情包出没请注意!

  • 时隔半年我来更新了!感不感动!

  • 我已经忘记我以前写过什么了,文风也变了,对着以前的文一个劲凑出以前的文风......恩......凑活看吧。

  • 本文存稿箱定时发布√

  • 【壹】 【贰】 【叁】 ←←←前几章走这里




啊,大家好,我又回来了。

 

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我,我就是那个周转于众病娇刀男之间的审神者:-D

 

我现在正在面临着人生中最重要的危机。

 

“小姑娘怎么了?还没想好说辞吗?”三日月坐在我的对面,纤长如羽的睫毛微微垂下,遮住了眼眸里那一对弯月。

 

“不不不,我哪里需要想,不就是实话实说吗?”讪讪干笑了两声之后,我立刻把手搭在身侧给三日月来了一个不太标准的土下座。

 

“对不起!我今天是去现世了!刚刚说去隔壁本丸做客都是胡扯的!”

 

“知道错了?”他歪了一下头,发饰上的流苏随着他的动作轻轻一荡,看得我心惊肉跳,“你有什么错呢?作为主上,欺骗我们也是可以原谅的,你说对吧,莺丸?小乌丸?”

 

被点名的莺丸和小乌丸对视了一眼,莺丸端着茶杯抿了一口没有开口,倒是小乌丸露出了一个微妙的笑容:“那是自然。”

 

被三大佬会审的我:

 

其实三日月这个死病娇都开口喊我主上了,一定是被气的不轻,别看这句话说得是风轻云淡善解人意,实际上指不定心里再怎么想着怎么花样恁死我。

 

其实我今天是也没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我只是借口去隔壁送公文然后偷偷回了一趟现实买了一堆姨妈巾回来而已。

 

Emmmm有人见过比我更惨的审神者吗?回趟现世买姨妈巾都不能让刀知道,撒了谎被抓到就要被会审啊!(╯‵□′)╯︵┻━┻

 

心好累,没法再爱了。

 

但是三日月是不会体谅我的,他虽然没有十分强烈的占有欲或是极度需要被需求,但在这位大佬的黑麻麻地世界观里,我的一切行动都得由他掌控,出行必须提出书面申请,经过他审核之后才会放行。

 

但尼玛让我在书面申请里写“我要去买姨妈巾”什么的臣妾做不到啊!!!!

 

不过为了不被酱紫凉紫,我还是决定主动要求惩罚好了_(:зゝ∠)_。

 

“不不不,我是自己认为自己有错!你们惩罚我吧......”

 

“很有觉悟嘛。”莺丸忽然抬起了头,放下了他的真·另一半——茶杯,“那我的惩罚就是晚上来我这给我捶捶背怎么样?”


厚颜无耻老司机莺丸!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这可不行。”小乌丸慢悠悠的说:“惩罚应当由为父来决定。”

 

“哦?”

 

听着莺丸上挑的尾音,我的脑海倏地跳出了一行字:控制狂·小乌丸挑衅了老司机·莺丸!

 

妈呀,这是要双丸对决?

 

“哈哈哈,理应由小乌丸来决定处罚是没错,但既然是小姑娘要求我们惩罚她,当然得满足主上的要求了,对嘛。”

 

我抽搐着眼角狠狠的点了点头:“诶!对的对的,没错!”对个头!

 

三日月掩着唇笑的十分纯良,但是这不妨碍我透过他美丽的面容看见他那颗乌漆墨黑地心肝!他这个病娇吧,病娇地十分全方位,心机max,一般刀还真是玩不过他。

 

“那倒也是。”小乌丸认同的点了点头。

 

so你这么就放弃了吗爸爸!!!女儿我的清白就寄托在你的身上了啊!你可是承担着我最后一缕希望啊!

 

作为本丸为数不多,只是比较灰还没有成黑的小乌丸爸爸,一直被我当做救星来着,没想到三日月这个心机婊居然三言两语就说服了他!

 

“哈哈哈,那我也不客气地麻烦小姑娘明天晚间来我房里帮我洗个澡,可好?”三日月拢了袖子,眯着眼睛笑了。

 

“.......好。”




 

QAQ妈个鸡我应付不了三·千年老妖精·日·心机婊·月!


评论(51)
热度(1047)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